EN
日本語

律師文庫

主頁 > 專業研究 > 律師文庫 >

新規速讀—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(一)

2021-01-19

2020年12月29日,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《關于廢止部分司法解釋及相關規范性文件的決定》(法釋〔2020〕16號),決定自2021年1月1日《民法典》實施之日起,廢止包括《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(以下簡稱原解釋)(一)至(四)在內的116件司法解釋及相關規范性文件。隨著原解釋(一)至(四)的全部廢止,最高人民法院也于2020年12月29日正式公布《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(一)》(法釋〔2020〕26號,以下簡稱新解釋),以取代原解釋、成為人民法院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“新準繩”。新解釋相比之前規定帶來哪些變化與亮點,由我們為大家帶來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(一)》的新規速讀。
 
一、新解釋明確了《民法典》在勞動爭議案件審理中的適用
新解釋帶來的最大亮點來自于它的“立法”宗旨。最高人民法院在新解釋的文首,明確規定:“為正確審理勞動爭議案件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》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》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》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等相關法律規定,結合審判實踐,制定本解釋。”相比原解釋的規定,新解釋首次明確將《民法典》列為人民法院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法律依據,這為前一段時間勞動法理論界、實務界就《民法典》是否適用于勞動案件處理的問題討論,劃下了圓滿的句號。
 
二、新解釋完成了對原解釋(一)至(四)的條文匯編
新解釋總共包含54條規定,除去第五十四條規定解釋生效時間外,新解釋的其余53條的規定基本上是對廢止的原解釋(一)、(二)、(三)和(四)條文的匯編。 從形式上看,新解釋做“四合一”的匯編,頗有《民法典》匯編諸多民事法律法規的風范;從條款內容上看,新解釋并沒有像《民法典》同時做整理與修改,而只是對原解釋(一)至(四)的內容整合:新解釋完全包含了原解釋(三)、(四)的規定,并整合了原解釋(一)、(二)的大部分規定,舍棄了原解釋(一)第三條和原解釋(二)第一、二、九、十、十二、十三條這些已為調解仲裁法所修改的條款。
 
三、新解釋對法律術語與援引法律法規做了調整
新解釋對原解釋使用的法律術語做了文字調整,例如:(1)將“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”調整為“勞動爭議仲裁機構”;(2)將“或”調整為“或者”;(3)將“向人民法院起訴”、“提出起訴”統一調整為“提起訴訟”;(4)將“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”調整為“調解仲裁法第十條規定的調解組織”。
新解釋也調整了原解釋中的援引法律法規的名稱與條文,例如,將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規定,從《勞動法》第二十條調整為《勞動合同法》第十四條;又如,將用人單位制定規章制度的規定,從《勞動法》第四條調整為《勞動合同法》第四條。
 
四、新解釋重啟了原解釋規定的適用
原解釋(一)(法釋〔2001〕14號)第十六條第一款規定:“勞動合同期滿后,勞動者仍在原用人單位工作,原用人單位未表示異議的,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勞動合同。一方提出終止勞動關系的,人民法院應當支持。”該條款當時賦予當事人雙方、尤其是用人單位,單方終止勞動關系的權利。然而,隨著2008年勞動合同法的施行,第四十四條明確了用人單位可以終止勞動合同的法定情形,其中并未包含原解釋(一)第十六條規定的情形。這導致在審判實務中,法官開始適用勞動合同法的規定,而不再適用原解釋(一)的相關規定。此次,新解釋第三十四條第一款,照搬了原解釋(一)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,恢復了該規定在法院審判中的適用;出現新解釋第三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時,用人單位也有權提出終止勞動關系。
 
附:新舊解釋條文對比


分享到

新浪微博

分享到

朋友圈

分享到

Linkedin

通過郵件

分享給朋友

农民影视免费观看VIP